海外网 > 视窗频道>访谈>

在西安,这个19岁的送餐员想当官

视频信息
发布时间:2018-12-07 16:34:02  来源:海外网        (责编:纪爱玲)
简介:

一样的早餐不一样的吃法

早晨9点刚过,西安小寨天桥下,公交和轿车们四面包围着红绿灯路口,盯着红绿灯,也盯着交警。比起这些庞然大物,摩的们更像小鱼儿游刃有余地穿梭而过。

其中一部分人穿着制式服装,载着餐箱,从远处一路插到最前沿的白线边停下,看看红灯还久,拿出包子和豆浆,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腮帮子鼓鼓的,迎着冬天早晨的风。

有个骑手着急地看着时间,在绿灯亮起的刹那急速起步到了对面,停车,取餐,奔跑进了写字楼。

对于白领,早餐要吃好。路上来不及吃,可以先到单位打卡,再点早餐外卖。外卖来的早,不会有打赏,外卖来得迟,有人会发脾气有人会给差评。

骑手为了不得差评就得一路飞奔。恐怕他们是哲学领悟最深的人,因为每时每刻,他们都要考虑送餐与整个世界所发生的联系。

“大多数人还是善良的,都能理解我们。”送餐出来的骑手说,“天气,交通,出餐的快慢,还有大楼的门禁,有时也有意外,都会影响我们速度,没办法,你不可能要求点餐的人替我们考虑那么多嘛。”

又来了两个同行停车在身边,大家相视一笑,两人提着餐奔向写字楼。

同一个职业不同的业务

在星巴克门口,却有几个骑手悠闲地看着手机,周围既看不到他们送餐的电摩,脸上也找不到对出餐的等待,而星巴克里暂时也没有客人。

好奇之下,我和他聊了聊。

“我是专职送星巴克的。小寨周围3个店的星巴克,我们专职送,不送其他的餐。”小丰微笑地时候很亲切,不失礼貌又很认真。

小丰说,他们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早8点到晚10点,所以,他现在是等客人下单送餐。当我问起他对这份收入是否满意时,小丰笑了笑说目前还满意,而且媳妇和家人也都支持。

当我走远,穿梭在人群里,再回头去看他,小丰依旧坐在那里,微低着头,刷着手机,自如中带着一丝认真。如果用西装换掉他身上的制式骑手服,大概很多人会对他的身份有另一番自我解读。

同一片蓝天不同的梦想

在快餐店,我见到了几个等接单的骑手在休息。其中一个孩子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阳光,灿烂,还带着点腼腆。

“19岁,老家四川的,以前做美发。嗯,我来西安3个月了,送餐3个月了。”小谢带着川味口音说,大概紧张,偷偷在桌下搓着手,“想出来闯一闯,西安的发展还是不错的,就来了。”

我问他:“为什么选择做骑手,不继续干美发。”

他低头笑了笑,说:“我楼下住了个骑手嘛,我们聊了聊,感觉还能挣钱,就来了。”

小谢虽然笑得灿烂,也掩饰不住真切感受过的辛苦和辛酸。每天9点开会,等待接单,一直跑到下午3点才有时间吃饭休息,下午5点开始跑到晚上10点多,甚至凌晨。

“最晚的一次,晚上快12点了接的单。”他也是笑着说,“晚上就回去泡个面,洗个澡,收拾完就1、2点了吧,就睡了。”

“干嘛这么拼?”我问他。“这样的饮食和休息对身体也不好。”

“也没感觉到什么嘛。”他笑着,搓着手,“还小嘛,吃点苦没啥,拼一拼。每个月有4天可以休息,我都不休息,自己跑单,争取业绩嘛。”

我问:“有什么职业规划目标吗,还是说,觉得骑手不适合自己时,再回到美发行业。”

小谢的笑带着单纯和真诚:“不行的话……现在我觉得还行吧,挺好的,我的目标是当官。”这次他笑得得意又害羞,脸上酒窝深深的,“就是当骑手里面的领导嘛。”

不知怎么的,我倒是蛮希望19岁的他身上发生过什么有趣的经历,也问了他这个问题。

“没啥,”他笑着,搓着手,肩膀夹得紧,“就是有一次,我送餐嘛,没人开门,我就打电话,是个男的接的,是女的开的门,就说,帮我报警,我当时都懵逼了啊,说咋回事了?就问为什么报警,女的就不说话,指了指衣服,上面全是血,就进去关了门。我都被吓蒙逼了,出来给站长打电话说嘛,后来警察来了,没让我们进去他进去了,一会警察出来说没事,就是两口子吵架嘛,男的打了女的,血沾了衣服。”

我问:“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么,丢东西或者什么的。”

“丢过啊,”小谢说,“3个月,丢了2辆电瓶车,也丢过几次餐。就送餐的时候进去送餐,出来就没了。”他也无奈,“报警了,到现在也没找我。”

聊得多了,他便没开始那么紧张了。

我问:“19岁就出来闯荡,家里人有没有叫你回去过,支持你吗?”

他愣了一下,微微笑了下,说:“他们都还是很支持我的,经常打电话,叮咛我注意安全啊什么的,”顿了顿,他笑了:“别给他们惹事嘛。”

“有什么话想要对他们说吗?”我问。

“没有。”小谢摇头,笑着,“该说的都说过了,经常打电话。”虽然他还是笑着,笑里已经没了之前的阳光,似乎笑不起来了。

我说:“每天外面这么拼,回家这么晚,女朋友多少会有些情绪吧,挣了工资,是不是要买个东西表示一下。”

“有啊,”他笑得灿烂,不由自主地晃着身子,搓着手,“第一次,给她买了支超级棒棒糖。平时每周我都抽出一天,晚上跑单,中午陪她出去玩。她喜欢拍照嘛,我们就去拍照片,玩。”

“有没有什么话对她要说?”我鼓励他。

小谢很意外,犹豫着,忍住了红眼圈,笑着,看得出内心很争斗,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虽然有些害羞,带着对女朋友的歉意。开篇的视频里可以看到这一点。

“有什么想要对大家说的么?”

小谢想了想,这次没有反对,也没有害羞,说了几句,重复最多的还是希望大家多体谅骑手们,说着说着,或许他想起了3个月以来的辛酸,忽然笑着说:“不说了不说了……”

同一个社会不同的分工

2018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用户规模达到3.55亿人。30岁以下人群占网上订餐数量80%。在整个互联网餐饮市场,白领商务市场占比82.7%,是绝对主力。

从数据可以看出,订餐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有文化有身份的白领阶层,他们的态度和评价直接影响着骑手的收入和群体印象。

在美团点评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中显示:

75%的骑手来自农村地区,大多来自河南、安徽、四川、江苏、广东等省份

近7成的骑手选择离开家乡在外地打拼,奋斗在一二线城市

82%的骑手为8090后,将近一半人在目前的工作地居住了9年以上

42%的骑手是老骑手介绍而来

约10%的骑手为女性

23%的骑手认为集体利益高于一切,71%表示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同样重要

抗震救灾中外卖骑手主动请缨,奔赴前线为灾民运送救灾物资;洪灾来临时自发组织救灾团队;新年夜里,骑手坚守岗位为滞留在火车站的旅客送上了热乎的外卖和贴心的问候,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积聚社会正能量,为我们诠释集体、乐助、担当。

骑手的日常开支项目大多以生活日用,赡养双方父母、抚养和教育子女为主。希望通过自己的辛苦付出,不断提高家庭的生活品质,提升家人的幸福感和获得感,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明天。

外卖骑手已经不局限于餐饮行业,衣服,水果及一些快消费品行业也已经涉及外卖业务。这个世界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每一个职业都有存在的必然性,当我们理所应当地享受服务时,也请记住他们付出的辛苦。(王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