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界骗子h老

2018-11-12 16:40:53来源:海外网
字号:

(一)

某年,某月,某日,古城的某次笔会。

一群书画家提前赶来,三三两两聚集聊天。约定时间已到,但活动举办方却特意延迟,问其缘由,答曰:要恭候京城某位大家。

久等,一位老者姗姗来迟。

老者进门,目不斜视,深情肃穆,几个跟班前呼后拥。礼仪人员急忙招呼落座,老者如标本般挺立,不为所动。一跟班语气傲慢,问:谁是负责人?负责人闻声赶来,跟班曰,这是北京来的h老,怎能与尔等同坐大厅,请立即安排贵宾室!

h老仍旧地目不斜视,仍旧地表情严肃,众目睽睽之下,步履稳健地迈至贵宾室休息,如此阵势,令在场的书画家目瞪口呆。众人期待着能一睹h老的笔墨风采。

笔会开始。众画家或出于好奇,或出于期待,围聚在h老周围。h老先是不慌不忙地拿起毛笔,接着在砚台里反复擦抹,然后再凝神静气,弄得悬念迭起。突然间,h老挥舞小臂, 一阵猛烈地左右戳插,笔力之野蛮,面目之可憎,令观者大跌眼镜。h老一幅“大作”尚未涂完,围观者早已呼啦散去。一位尚未回过神来的观者自叹:我的爷呀,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家!

自此,h老成为古城书画界笑谈。此后几年,h老销声匿迹。

(二)

突然有一天,古城某主流媒体刊出消息,陕籍某著名书画家专程从北京回乡助学,报道称该“著名书画家心系家乡贫困学子,特回乡捐赠若干价值的书画作品,回报家乡”云云。“著名书画家”在接受采访时亦是言辞真切,一片发达之后回报社会的赤子之情。此捐赠仪式,竟不乏社会贤达出席,细心的读者发现,“著名书画家”,即消失多年的h老!

此时的h老已非当年的h老!

不知何时,旅居京城的h老,已成为不少人心目中真正的大家,其所到之处,前呼后拥,场面热烈,人们无不尊称其为“h老”。

拥戴者深信不疑,h老是京城的大书画家,担任着某“国字头”协会的主席,其作品是中央首长出国访问必带的“国礼”!乖乖,这是何等级别呀!当h老不再是笑谈,成为人尽皆知的大家,在一些活动场合所受欢迎的程度远远高于真正的书画家时,关于h老种种发迹的“传奇”,开始流传开来。

(三)

h老原籍关中某地,关于其早年经历,众说纷纭。

一说,其兄长原为老革命,曾随军征战,建国后离世。h老与其兄外形相像,怀揣兄长生前证件,以兄之名义招摇撞骗,随后发迹。

一说,其早年混迹于书院门,以卖字为生,难以为继。为夺人眼目,曾在街头表演杂耍,或口叼毛笔,垂头拧腰展示“书艺”,或塞笔入耳,如叫驴打滚,侧身游走于宣纸之上……一位书画界长者路过此地,见书法被如此糟践,顿时义愤填膺,冲h老断喝:嗨!你咋不把笔塞到你××写呢!老者早年习武,身形彪悍,武艺不凡,h老惧其威严,落荒而逃。

还有一说,h老早年曾私刻地区公章,伪造任命书,任命自己为某县副县长,随即以地区委派前去挂职的名义到某县报道。那时,交通不便,通讯不畅,县里也因疏忽没有在第一时间核实,接待h老后马上为其安排了办公室,h老摇身一变成为“挂职副县长”。好景不长,县里工作人员去地区汇报工作,末了,顺口说,这项工作是新来挂职的h副县长主抓的,上级单位对“h副县长”前所未闻,立即调查,h老事迹败露锒铛入狱。出狱后又摇身一变操弄书画……

(四)

另有一说更为吓人。

h老在古城混不下去,遂赴京寻求发展,可谓秦地书画界最早的“北漂”者。多年来,其在京城详情,鲜为人知。

陆续有音讯传回, h老在京城混成大家,而且大得不得了,其作品价值不菲,是中央首长出访时必带的“国礼”。宣讲者提起h老绘声绘色,说,有一次,首长出国访问,飞机起飞二十多分钟后,首长突然问秘书,h老的作品带了没有?秘书回答,忘记了。首长不悦,大手一挥,对秘书说,掉头!

段子归段子,有几件事却传得神乎其神。

h老家乡老板或官员,对h老在京盛况将信将疑,赴京办事,顺道拜访h老,h老派豪车接送,司机仪表堂堂,身着戎装,地方人员不解,司机曰,我是总部派来专职照顾h老生活的,地方人员见此阵势,肃然起敬。

车行至京郊某别墅前,司机介绍,这是h老生活和创作的地方。进门,有美女秘书进房间通报,等候间隙,地方人员环顾别墅,四壁挂满了h老与各方贤达和要员合影,地方人员更加地肃然起敬。h老步履缓慢地从房间走出,逐一握手问好,询问老家发展情况,并时不时地顺口说出几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有意无意地透露这些人与自己关系如何密切,h老气场强大,地方人员被彻底折服。到吃饭时间,h老预定了星级酒店的豪华包间,酒菜精致,地方人员岂敢让h老买单?h老约来陪吃的京城人士,见地方人员在酒桌上对h老毕恭毕敬,深信h老早年在家乡书画界分量非同一般。

地方人员返回不久,h老在京城的影响,便传遍老家。一时间,地方各界人士赴京办事,均以能拜见h老为荣。

(五)

据知情者“解密”,h老每次接待完地方人员,先是按约定时间撤下别墅内照片,再结清别墅和车辆、司机租金,然后回到自己的蜗居,等待下一次“被拜见”。其别墅、车辆、司机皆为临时租用,司机“总部委派”的身份亦为冒充,欺世盗名能摊此本钱,可谓书画界第一人也!

别急,仅为欺世盗名,傻子也不会下此血本。不久,地方人员接到h老电话,称离家久了,想回家看看,地方人员兴师动众,隆重接待,轮流宴请。h老有意带回几位颇有头脸的京城人士,京城人士见h老在当地竟有如此广泛影响,回京后自然不遗余力地进行推广,两地追随者开始以拥有h老作品为荣,打点关系也将h老作品视为重要礼品,他们坚信不疑地认为h老就是当代大家,h老也随之财源广进财大气粗了。

(六)

书画界历来名利双收,以名获利,为行走江湖不二法门。h老深谙此道,且道行极深,身边渐渐地前呼后拥,渐渐地有了市场。

一不做,二不休,h老不甘其在书画界的“野鸡”身份,于是成立了“国字号”协会,并自任主席。有了“职务”,有了名气,也有了钱,还有一群虔诚的追随者,h老开始游走于全国各地。h老所到之处,众星捧月,逐渐步入社会主流群体。媒体亦盲目追捧,跟踪报道,长此以往,弄假成真。

一潭死水,就这样,被h老巧妙激活。 (樊奎)

作者简介

320586061151244148.jpg

樊奎,资深媒体人,从事书画鉴赏、评论。西安市书法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文化艺术学院汤用彤国学院副教授。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