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术批评——微末答樊奎问

2018-11-06 13:10:47来源:海外网
字号:

樊奎:有评论家说,美术批评是美术欣赏的深化。欣赏具有强烈的主观色彩,所以美术批评就渗透了太多批评者的主观意识,批评者的观点和立场往往建立在个人欣赏的好恶之上,在这种情形下,如何保证美术批评的客观和理性?

微末:我不赞同“美术批评就是美术欣赏的深化”这一说法。任何美术批评永远达不到完全的客观和理性。

先来说“美术批评”一词,是说批评者基于美学本质或美学意义,通过运用某种理论方法对作品进行梳理、分析之后,才生成的相对应的评论及评判。严格地讲,它应该是一个没有主观性(但当下不是)也不含贬义色彩的词,即具有理性性质的词。而美术欣赏则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词境,它几乎完全依赖主观者的感性、感官、感触等,对作品去进行观赏、领略、领悟。欣赏者可能不具备美术批评者的专业素养,但他完全可以对某件作品进行主观性的美术欣赏。正像有人描述的,欣赏就是“用眼睛去注视,用耳朵去聆听,用心灵去体味”!那么,这种欣赏即使一直深化下去,也只会在一种向度上掘进,而不会侧身到“美术批评”的领域里,所以这种提法是有问题的!也是性质和认知上的问题!

如果美术批评沦为是美术欣赏的深化,那么,这将不再是真正的美术批评!他将会一直在美术作品的隔壁用自己主观的臆受发表那种深化式的美术欣赏!所以杰依.杰普曼才会说:批评没有能力达到艺术的高度,而哈罗徳.罗森堡却说:最枯燥无味的作品也无法抵挡批评家找出它迷人之处的决心。这两种说法都很有意味!

樊奎:改革开放以来,画家所处的时代环境和物质条件是中国历史和中国美术史上最好的时期,但只见小丘而难见高峰,到处都是著名画家、画坛大腕,却看不到在这个时代有里程碑式建树的画家,您认为原因在哪里?有人将他完全归罪于市场,也有人认为市场只是外因,内因出在画家身上,因为现代画家身上缺失了太多的东西,您认为现代画家身上缺了什么?

微末:陈寅恪在王国维的祭词里提到“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是对中国“士人”骨子里的人文精神的极度写真。现在画家们缺的就是以上的东西,同时也缺的是“致良知”!

自古迄今,凡有里程碑式建树者,其独特的思想和洞见之岸皆有对应的完美呈现!从顾凯之到黄宾虹,从王羲之到傅山,哪一个不是如此?那么现在的大师们,他们作品的背后又是什么呢?有什么东西能够支撑或垫起他们的呈现?

樊奎:我留意了一下,现在的美术评论大概有三种,要么是谩骂式的攻击,要么是火辣辣的吹捧,要么是不咸不淡的套话,听不到声掷金石的声音,更鲜见具有鲜明立场和独立思想的导向性文章,与之对应的是,美术界做研究的博士、博导却在日益增加,这很有讽刺意义。刚才说具有里程碑式建树的画家看不到了,同样具有里程碑式建树的评论家也出现断档,原因出在哪里?

微末:美术批评中的谩骂和吹捧,都不是真正的美术批评,失去了批评的意义。有意义的倒是,艺术界飞速生长出了一群学㡌很高的新伪学术团队,包括一些所谓的博导和博士。其中一部分人是来自其他领域的非艺术专业或相关专业、外语又学得很好的、但几乎没有艺术实践的群体,他们占据学术高地,从研究生到博士到博导建造着各自的微型金字塔,然后是讲坛、视频、集结巡回展、高研班等等,样子太多。然而,在他们的作品里,大家看不到那些是真正能够准确表达文人心性的,看到的只是一套流程和模子,没有自身,了无个性。

在他们这些作品的背后,依然是充满活力的欲念和企图,而非独立精神、自由思想!那么面对这种现实,我们的美术批评在做什么呢?所以我们很期望能有孤胆横刀精神的批评家出现。

樊奎:有一个事实不容忽视:从经济角度看美术评论,是一个绝对亏本的买卖。书画家一幅作品动辄成千上万,甚至数十万上百万,而评论家的收益却很低。书画家和评论家收入的巨大落差,也是造成当下书画评论现状的一个主要原因。您认为这样公平吗?就这一失衡现象,您有什么话要说?

微末:我确实无话可说。但我并不为此感到难过。

微末简介

J_T]GV901RG{X69Z4QF@}68.jpg

微末,原名沈兰荣,曾用名沈度,1964年生于陕西汉阴,与北大“三沈”(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同族。国家一级美术师,长安大学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兼职教授。师从卫俊秀先生。

著有《书法原境论》(国际华文出版社、2002年);《微末书法精品选》(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新楷书千字文》(商务印书馆、2016年)。提出“无正侧”式用笔理论及作为其呈现的《新楷书千字文》,为商务印书馆2016年度重点出版项目。

十数年沉于经卷抄写,出版有小楷《金刚经》、《道德经》等。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