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华彩——青绿山水的开创者李思训父子

2018-11-01 11:21:34来源:海外网
字号:

宝青加翠绿,这两种颜色,在赭黄的底色上构建了盛唐的画卷,上起巍峨,下瀑壑沟,大唐的画卷展开让人眼前一亮,瞬间沉浸在美的画卷中,敛气屏声、静默沉思……历史的画卷从此格外多彩,起伏的山峦从此格外青绿,锦绣的山河在世人的眼中格外娇美。

李思训

唐史中关陇集团重要的人物,来自甘肃天水,是艺术文化行旅中特别关注的一个课题——盛唐画家李思训父子。

李思训(651-716),盛唐画家,陇西成纪人。关陇集团皇室宗亲,家世显赫:其祖父长平王李叔良是唐高祖李渊堂弟,其父原州都督府长史李孝斌,他是唐朝宰相李林甫的伯父。李家江山,身出皇室血脉,高贵的身份在1300多年前,该是怎样的状况?他在唐高宗时期任江都令,唐玄宗时期官至右武卫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史称大李将军。如果按时间来看,在65年的生涯里他历经了:唐高宗、武则天、唐中宗、唐睿宗、唐玄宗五朝皇帝的更迭。这个信息表明,繁华昌隆的盛世里,皇室朝政更迭频繁,李思训伴随了朝廷的风云变幻。不知道“思训”这两字究竟意味着什么?总之皇家宗亲的每一个名字的选用都会饱含深意,也许真有严格的家训。

一手执剑,一手丹青,文武全才,其实我更想明白李思训的性情逸事,怎奈皇亲宗族除了官方简略的家族介绍不足百字,官职介绍之外并无更多史料可寻,这就是皇族世家低调的处世方式吧。不需要编制更多的故事取悦于世,同时期的吴道子倒是逸事很多,故事颇盛,因为“少孤贫”因此迈出每个台阶走向高层,吸引世人朝廷的关注需要编织故事,引人注目,方可成名,得到朝廷的青睐重用。而世家子弟文墨丹青只为闲情怡性,不为成名所累,出身不同,取法不同,此为阶层差别。还有另外一种推测,就是李思训为人谨慎,相当自律,遵守规则,不轻易逾越法度。

历史记载了李思训因为武则天即位后,对李氏宗亲的监控滥杀,对中宗、睿宗的幽禁,武则天代子执政、称帝,李氏宗亲的李思训辞官隐居山林。那么我们有必要将李思训回归到他所处的历史背景之下,才能更好地理解他本人。就在这个时候唐英公李勣之孙徐敬业起兵讨伐,大诗人骆宾王起草《讨武檄文》,这次讨伐行动很快被武则天的将帅歼灭,徐敬业被叛军所杀,骆宾王去向成谜,其余有牵连者皆被诛杀。这时掌握朝局的武则天认为李氏后人存活不少,叛乱讨伐因素依然还会出现,所以她大肆培养特务势力,监视李氏宗亲的动向,从而巩固自己代子执政的地位。设置告密箱,检举反叛,伸冤抱屈皆可检举,检举者一路官府保护,食宿免费,有功者升官发财,不承担告密失真之责,检举者升官发财者众,告密成风,大行其道,在众人眼里这不失为求得荣华富贵的捷径。武则天朝廷的三大刽子手都飞黄腾达了,成为残害李氏族人的爪牙。武则天发动周边,对李氏宗族的一举一动进行监控,不知道身为宗亲的李思训一家如何应对?除了辞职罢官以外,一家逃逸寄居山林远离长安,远离朝廷,隐名埋姓于乡里,五兄弟专心丹青绘事便在情理之中。若非如此,李氏宗门武将之后全部弃武从文,专心丹青就会令人产生疑惑。高墙大院,吟诗做画,不失为一种生存需要。晚年武则天在朝廷重臣规劝之下心有动移转变,第二次启用中宗李显,然李显被韦后篡权毒杀。李旦即位,让贤儿子李隆基,李隆基平叛了韦后和太平公主的势力,李氏家族重新执政。这时的李思训方才出山,入世为政。

李思训宗族面向朝野,基因里流淌的是统兵百万激情豪迈的血液,身为武将的李思训,入世取政是必然趋势,然而朝局的跌宕起伏,风云变化转而背向朝廷,离群索居,寄情山水,从32岁到54岁期间专注丹青,走向山林,在朝廷与山水,入世与出世这一对矛盾场中开创了青绿山水崭新的局面,将山水画推向了具有独立审美价值意义的境界。

早于绘画,将“诗文”推向山水意境的当推曹魏的曹植、东晋的陶渊明、南北朝时期的谢灵运。曹植被迫离开京都后屡遭曹丕妒贤,多次欲赐死曹植,七步诗留下生死之间,一线之隔的相逼,曹植最终不得志走向山林,纵情中原林鸟池鱼,山岳沟壑,留下名篇《赠王粲》《赠白马王彪》让幽愤化作山间的风、流泉的水消散。山水之美意义不在山水,而是背对尘世的一种姿态。用山水的自在、朴素、永恒、壮美、恬静……应对权朝的凶险、斗争、残酷、扭曲、血腥……人世千年纷扰,山水自在永恒。

魏晋风度里奉行道家出世观,流行玄学,驰向山水的审美指向,都是社会剧烈争斗的另一种映射,矛盾的极端对照。

东晋王朝偏安江左,豪门世族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官场间翻云覆雨争权不休,豪门贵族的文人雅士纷纷逃避险恶,顾恺之的山水画、谢灵运的山水诗、陶渊明的田园诗应运而生。谢灵运乃是东晋大族,谢家祖辈谢安不仅支撑着谢家门楣,更支撑着司马晋室。淝水一战谢安运筹布阵,谢玄辅佐战场,谢灵运为谢玄之孙,谢灵运的母亲为王献之外孙女,谢王两大家族联姻之下的谢灵运生活在豪门乌衣巷,但仍是逃不过世间争夺帝位的层层血腥,乌衣巷的文雅子弟们没有逃过政权争夺中带来的相互厮杀,一个个凋零,谢灵运在其中世间的难解中开始信奉佛教,逃离恐怖生存的间隙,走向山水……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

出谷日尚早,入舟阳已微。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

披拂趋南径,愉悦偃东扉……

而陶渊明背离了浑浊官场世事后寄情田园,他的诗作几乎垄断了1500年来的田园之美,乡野之美,引来唐朝王维、杜甫……宋代的苏轼、欧阳修、辛弃疾……

是魏晋的文学诗词奠定了中国山水的符号,后世对它的引颈翘望,在于他的山水指向实质是精神指向、自由指向、人格指向、脱俗指向。

隋朝的展子虔青绿山水的开创者意欲将文学山水之境根植绘画中,尝试但是有局限性,山水仍有图式化的前缘,技法尚不成熟,山水的精神指向不够明确。史至李思训时代,山水之境达到了自然、自在。那是身心归一带来的出世景象,在碧波倘徉中驰离朝政,归向茫茫江海中的沉思,走在万木翠绿间的透彻,走在小河田园,远山近水的沉着冷静,用心用情怀拥抱大自然的心灵诗篇。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