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审“流行书风”

2018-10-31 09:54:4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流行书风”的产生具有一定的社会历史原因。改革开放使得人性从极端强调共性回到了自我的本真,个性因此得到了空前的解放与张扬。历代民间书法的率真、质朴与无拘无束正好迎合了个性回归的心理诉求。“流行书风”也因其秉承了清与民国对金石学与民间书法学习的余续而得到历史的依从。从这一点来看,“流行书风”是特殊时代的产物,具有其客观的历史必然性。它的价值有三:1、把民间书法纳入书法传统范畴,实现了对书法传统的反动与修正,为当代书法的发展注入了原始的鲜活动力;2、书法个性的觉醒与艺术的自觉;3、对“笔墨当随时代”进行了新的时代注解。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流行书风”还远不能和历史上的流行书风相提并论。历史上的流行书风大多是随着书体的变革而产生的,具有相应的文化支撑与政治确认,且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即使如此,并不是所有的流行书风都能成为书法经典而拥有崇高的书法史地位。在春秋中后期至战国时代盛行于吴、越、楚、蔡、徐、宋等南方诸国的鸟虫书的流行与衰亡便是明证。

“流行书风”作为特殊时代的产物也必然具有其历史的局限性:1、其根植的传统大多为民间的书法传统。由于文化支撑的薄弱及对民间书风进行经典化的书法传统的深入继承与把握能力的欠缺,其审美的纯化与境界的提升现还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书法的辉光来自于文化的力量,书法追求的境界其实是其依托的文化所追求的境界。把书法从文化的高度降为艺术与唯技术的层面,其实是对书法地位的贬损而不是提升。2、在所提出“面向当代”的艺术践行中,因缺乏对当代时代性在历史价值上的深刻反省与地位确认,使得“流行书风”把个性的过分张扬、形式感、笔墨的墨象甚至抽象等与时代性简单地等同了起来,从而使得其对于时代精神的把握与彰显现还流于表面的形式而没有深入到时代精神的内在。我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时代性都能积淀下来成为这个时代好的精神象征。“流行书风”作为当代中西文化碰撞与交融的见证,其会在历史上成为一种书法艺术思潮或艺术事件而记留下来,但要成为一种能在中国书法史中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文化标志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3、过分的个性张扬且忽视了社会共性品格希求的营造使得“流行书风”并不能在广泛的社会群体中得到价值认同。因为没有约束的个性的抒发则丧失了其应有的社会意义;没有文化依托的个性使得书法成为唯技术的手艺而丧失了灵魂。形的过分夸张也在一定的程度上削解了意蕴的阐发与表达,使得“流行书风”也失去了以有限而寓无限的资本而难以经受住耐品。4、由于崇尚英雄的时代已经结束,从长远来看,“引领时风”可能只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神话。当然,由于展览等利益的驱动,这种思潮可能会引领一部分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迟早会在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博弈中觉醒,回归到本真的自我,并在与社会的自我的交集中展现自己的灵魂。

是该对中国书法松绑的时候了。让时间说话吧,大师不是人为制造的,而是历史洗练的结晶。弱化书法运动的情节,续接中国文化传统并发展之,让书法回归自然,让本性回归自在,这是我们所期盼的。(杨锁强)

杨锁强照片.jpg

杨锁强
西安交通大学书法艺术与信息技术交叉学科研究所所长
西安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中国书法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教育部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学术委员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