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佛国——伟大的精神瑰宝

2018-10-29 11:23:13来源:海外网
字号:

敦煌位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紧邻库姆拉格沙漠,是通往西域各国的咽喉要津,历史地位显耀。敦煌市东南25公里鸣沙山东麓断崖上,是举世闻名的莫高窟。莫高窟南北长1600余米,上下五层,体量巨大,规模恢宏。敦煌莫高窟佛国静静矗立,发源于祁连山冰雪融水的大泉河在莫高窟面前缓缓流过。现有洞窟492座,塑像2415尊,壁画总面积45000平方米,是我国尚存石窟规模之最。

敦煌的莫高窟对于画者无疑是一座神圣的艺术殿堂,赶往那里的每一步都是带着朝圣的心境。

2017年8月14日,晴。莫高窟依地界位置而言远离世俗生活,历史上的宗教之地俱选择风景清幽、自然风光绝胜之地开窟建庙,与尘俗世界形成精神对照,也与红尘物质世界构成强大精神的对流场,解脱尘俗世界的精神困扰。

历史上的莫高窟曾经是“前流长河,波映重阁,风鸣树道……更澄清静之趣”。(《唐陇右李府君修功德碑记》)显然唐史中的大泉河水流宽阔,水流汤汤,甚为壮观。“仙禽瑞兽育其阿,珍木嘉卉生其谷,绚花叶而千光。”唐时成为“宕泉”的大泉河平时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每遇涨水季节,溪流变成宽阔的河流,使宕泉两岸的红柳丛生,草木青绿繁华朵朵,珍禽瑞兽生息繁衍。而莫高窟的巍峨壮丽可阅略史籍:“西连九陇坂,鸣沙飞井擅其名,东接三危山,滋露祥云滕其美,左右形胜,前后显敞,川原丽,物色新。”“斯构矗立,雕檐化出,巍峨不让龙宫”,由此可见,唐史中的莫高窟悬宫飞阁,气象磅礴,红柳纵横成列,是清深幽静之处。显然大泉河流经是广袤沙漠中莫高窟诞生的先决条件,是典型的崖壁加河谷流泉的构造,地理构造十分适合开凿建窟。莫高窟于幽静处以宗教精神对应着敦煌这座繁华的都市。

其次决定莫高窟庞大体量的条件是经济力量之雄厚。

回首历史,唐王朝对河西走廊的经营,无论是规模还是力度都大大超越前代。首先河西诸镇的粮食不仅满足区内开发,边防之需,余粮还可东运皇城粮仓,即关中平原,四川盆地之外的皇家帝都有一重要的粮食供应地。唐开元年间,“河,湟之赋税,满右藏:东纳河北诸道租庸,充实左藏,财宝山积,不可胜计”。在河西走廊商贸的来往的异国客商粟特人“昭武九姓”,因富庶繁华定居于此道亦为佐证。居于沿线的敦煌(瓜州)、武威(凉州)等国际性大都会吸引文人墨客、热血男儿奔赴其中如李白、王维、李贺、李欣、王翰、王昌龄、岑参等。这条道上可谓人才济济,他们都留下了灿烂的诗文名篇。中华文化与西域文化在此交融共汇。帝国的开放包容处处洋溢着浓郁的异国气息。胡旋舞,在帝国的宫廷里飞速旋转,源自中原的横笛笙箫,古琴尺八,合着西域少数民族的檀板金钹,相鸣波斯的箜篌琵琶,从壁画中可探其唐宫里音乐排场阵容,胡服胡妆是帝国的时尚潮流,河西走廊的繁荣富足、开放自信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河西走廊对外的贸易外交,使之成为整个帝国关注的焦点。具有国际大都会属性的敦煌,其繁荣程度超越隋唐时富庶的扬州。据唐史记载:上元节的灯火长安第一,沙洲(敦煌)第二,扬州第三。可见当时这座国际大都会在国家的经济地位,类似如今的上海。当时敦煌是仅次于长安的金融中心与商贸中心,以河西走廊为丝绸之路的商贸经济带是物资与货币的聚集地。欲知其资金的雄厚,可以以这条商贸带留存的石窟遗迹为佐证。这条丝路带上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座石窟群,这些石窟群体量庞大,好似散落在丝路带上的珍珠,是丝路商贸这条纽带将它们串联在一起。河西走廊石窟群主要分两大部分:敦煌石窟群和凉州石窟群。其中敦煌石窟群包括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瓜州榆林窟、东千佛洞、旱峡石窟等;凉州石窟群包括武威天梯山石窟、张掖马蹄寺石窟、文殊山石窟等。这些石窟群从祁连山麓经秦岭山麓直到中原洛阳的龙门石窟,在风格与开凿时间上都大致相同。

如此密集的石窟群还有另一种佐证,这条狭窄的走廊里财富过于集中,文明过于集中,由此带来的争夺与征伐远胜于平静。文明的繁荣会时时吸引到野蛮力量的眼红。农业文明、游牧文明、商业文明交缠在历史走廊上的彼此攻伐,毁灭也是不留余地,往复报复危险重重。彼此之间处处受制于永远的自卫图存的紧张之中,因此这条道路上比任何地方都需要宗教,在河西走廊众多宗教中佛教是历史上最为和平的宗教,佛教的最终传播广远而为广大民众所接受是有历史的缘由。而商业文明的整体倾向于实用,缺少了深厚的人文基座,商业的长远与宏大的格局也需要另一种精神的支撑,佛教应运弘法而生。彼时的历史限制民众接受教育未有普及,佛教的传入开悟了许多人生中的精神困扰。 丝路沿线除了人为暴力的困扰还有自然的暴虐,这条道路上不仅有沙漠干旱的炙烤、缺水,丝路上还要历经高山寒雪的考验,每一条自然的灾难、微小的生命都难以抵挡,如果没有一种精神与信仰的支撑,难于走出苦、忧、烦三重困扰。

佛教传播、多民族交汇、地理条件优势、经济力量雄厚诸多因素是莫高窟成为石窟体量之最的缘由。

佛教自此由西东渐,汉伊始由小到大,至隋唐时期发展成为上至皇帝下至百姓信奉的大教,古诗有曰:“长安三千金世界,终南百万玉楼台”“一片白云遮不住,满山红叶尽为僧”,可见唐帝都佛寺林立的盛况。其传播也由建寺立庙延伸成为开凿石窟,使商贸走廊沿途发展成为宗教走廊,莫高窟成为丝路上重要的精神驿站。断崖上的石窟好似一部永恒的课本,昭示着人类精神的光芒。从丝路沿途的石窟群来看世俗世界对于精神投资的巨大重视。同时莫高窟开凿体量之最也真实反映出敦煌的经济实力。

车行至此,真正站立在绵亘1600余米庞大的莫高窟的立崖山麓之下,仰视这座巨大的人类文明宝库,还是为眼前强大的气势所惊叹而自感渺小,这部宏阔的人类精神史与思想史的石质著作,其浩瀚程度远非想象,甚至自觉没有做好足够的思想准备能够读懂它。石窟的外表历经岁月的风蚀与沙同色,单纯的色调是时间的刻痕。历史最终选择了一个能共同接受的、至高无上的、和平善良的佛教承载了精神驿站,让心灵的负累和信仰的高贵有了一个依托之处,让相互的征伐、人类的躁气、嚣悍气有所减退或平息,莫高窟作为精神净化的道场、理想的神圣殿堂,救赎了灵魂的边界。

带队讲解此时为游客讲述此行参观的规范,大家静默入场,出于对石窟的保护,只允许参观8个洞窟。窟内昏暗,只能借助讲解员手持特制的电光筒,我们才能看清窟内壁画塑像。331窟,初唐时期建造,有1300多年的历史,此窟为后期修补重塑之作,李氏皇家开凿窟之一。窟顶藻井华美好似梦幻,飞天是隋唐的特色,手持乐器的飞天,首尾衔接,形态各异。环绕一周,因为壁高,无法细阅,但从色彩浓重,几种烈焰纹样和飞动的飘带显现的动势,虽光线昏暗,仍然可见绚丽华美散发着浪漫的穹顶,飞天究竟出自本土画家还是西域画家?历经千年色彩之醒朗,当归功于石质色彩的经久魅力,这也为我们作画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理由。加之莫高窟气候干燥,不会为潮湿霉变所虑,石窟的开凿者选取此地为址,必有其长远所托。石窟收口皆小,很好地阻挡了风沙的侵蚀。仰颈观望华彩的穹顶,宝相之花层次递进,作为画者的观看,常常会情不自禁,设身处地为当年画者仰脖动作持续时间之久而担忧。华美造像的背后,画者之辛劳被炫目所遮蔽。无以伦比的华美让人深陷佛国之美好,忘却了现实尘俗之苦血辛劳。

332窟,时间在公元698年前后,此窟是这一时期经典洞窟,中心塔方柱式结构,正面与南北柱前塑有三身佛立像,塑像与窟内四周壁画相互辉映。西壁开有佛龛,佛龛内有卧佛及弟子像;南壁绘制《涅槃经变出殡图》,气氛肃穆庄严而哀伤,整个洞窟笼罩着现实图景,世俗的人情味甚浓,浩浩荡荡诸天僧众送殡场面是唐代贵族的丧葬礼仪图。此经变中另有作战图讲述征战历史,由此可推测此窟是由一员武将出身的李氏家族开凿而成,画幅中描绘了一场战役厮杀气氛十分紧张。北壁绘《维摩诘经变》《灵鹫山说法图》,阐述文殊菩萨高坐莲台,静静倾听维摩诘陈说争辩、论说佛理的场面。文殊菩萨两侧列陈诸菩萨、天人、佛弟子、帝王、君臣。画面色彩以青绿为底色,付之于对比色石质朱膘色作为诸神袈裟,画面典雅恢弘,色彩华丽构图庄严,这一时期的壁画皆以构图饱满、人物丰富、气势宏阔为时代特点,强盛之气势溢于画外。人物的肌肤由于时间久远而氧化成黑褐色,因为莫高窟有天然的云母矿,因此画工就地取材,利用云母创制银珠色以敷面色,唐画中人物的面部着色先在眼眶,鼻梁低凹处晕染银珠色作为面部肤色过渡,人面高凸处施以白粉提亮,历经岁月久远,银珠氧化变黑恐是当时作画人始料未及的,然而黑褐色调的独特又构成了另一种美感,比之初始之色彩或许更加具有艺术魅力。此洞窟满壁生辉,细节充盈,满构图的绘画特征,焕彩的宏阔应是华丽丽的唐王朝蓬勃的时代格调。将色彩华美运用到极致,也是在后世绘画中再也难寻的时代色彩。艺术自唐后,再也没有如此炫目、如此壮美、如此宏阔的气魄,崖壁前的开凿者忽然消失了,没有了绚丽的梦幻与夺人心魄创造,盛世的微笑中凝固在魂魄中后,再无续接的热闹,转眼莫高窟默然寂静了,莫高窟的华丽只属于那个强盛的时代——隋唐。之后的时代尽管有宋代的绘画巅峰,但体现在雅致温润上,元代之后至明清,文人画的墨色几乎统领了后世的画坛,黑墨世界里氤氲着神秘忧郁的气息,也许是墨色停留的画坛时间太久了,回望唐代的蓬勃朝气,不禁还是心潮澎湃、热血奔涌。在莫高窟,可以酣畅淋漓地享受色彩带来的视觉饕餮盛宴,有种自由奔放的性情舒展,难道不是最为可贵的精神愉悦享受吗?

061窟是莫高窟中最大的石窟,长约13米,开凿于五代,窟顶覆斗型层层递进,高阔气派,窟内东壁南北两侧共绘人物列像49身,此窟是五代曹元忠及其夫人翟氏的功德窟。元宋皆有重修,所绘供养人近两米,与真人等身,这些显贵的女人皆梳高髻,珠翠闪烁,步摇悬垂,衣着锦绣绫罗,面部红妆,典雅妩媚,皮肤白皙丰腴,符合五代的女性审美。其中有女性面部贴花,是当时贵族妇女的一种时尚——梅花妆。据历史记载,南朝宋武帝的女儿寿阳公主正月初七卧含元殿下,梅花落面额,拂之不去,三日洗之乃落,宫人看之奇异,纷纷效仿即梅花妆盛行之由来。今日若着此妆,也是流光异彩颇为时尚,当下时尚比之逊色的多。这些人物造像风格舒展华美,一眼难忘,曹家女眷有回鹘公主,于阗公主,历代曹家与两族皆有姻亲联盟。东壁南侧女眷曹元忠将生母陪列第四位,将辈分低的于阗公主排在前面,可见曹家对于回鹘、于阗的礼让、尊重,连建洞窟也不例外。东壁北侧,第七身供养人身份甚是显贵,头戴高耸的凤冠,饰步摇,贴花钿,衣饰豪华。北宋时期有字曰:“大朝大于阗国天册皇帝,第三女天公主李氏为妾授太传曹延禄供养。”讲解者讲述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祝贺曹延禄新娶于阗国公主李氏,另一种是于阗国公主李氏为庆祝其父曹延禄被北宋朝新授职位。曹家人供佛敬佛,延至几代从未间断。共同的宗教信仰在这座石窟中集中展现,有时会这样想,在众多民族交缠的走廊中,佛教构成的精神语汇比语言交流或许更为有力量,能很快达成精神共识,在共同的佛国语境里,分歧与对抗都转换成了和谐交融,是否那些沿线的佛窟都在气氛峻厉的战略对抗中化解了许多现实的矛盾冲突?

此窟主要为“文殊堂”,文殊菩萨在佛国世界掌智慧诸事即智慧神。道场在五台山,“五台山”自北魏起深为佛教徒所信仰,唐朝乃崇尚文化之盛世,文殊菩萨在唐史达到极盛,五台山不断有来自印度、日本、朝鲜诸国僧侣前往朝拜。“五台山图”成为佛教绘画的重要题材。历史记述了吐蕃王索求五台山图的记载,可见文殊菩萨的影响力。丝绸之路敦煌曹家将“五台山图”绘制石窟西壁,长13.4米,高3.4米,规模宏大,气势雄伟是莫高窟最大的佛教史迹画,可见曹家心怀崇敬向往之心情。此幅图画以鸟瞰透视的视角绘制了从山西太原途经五台山到河北(河北正定县)方圆250公里的地理形势,路经建筑,图绘榜题195条,更为珍贵的是所有建筑及式样遵循事实,山峰寺院,道路纵横,皆有根据。图中大佛光寺创建于北魏孝文帝时,会昌灭佛时被毁,唐重建,1937年,梁思成夫妇到五台山考察,在佛光寺现存大殿中发现了唐大中十一年(857)重建题记,与今之所见图相吻合。可见图绘为考察唐代五台山地域建筑、来往僧侣、各族衣饰、当时生活、沿途地理之可贵资料。望图细看,金佛萦回飘然其上、僧侣信徒、奇装异族的各族人群穿梭其间。寺院楼阁,一丝不苟,细致入微,将浪漫的艺术与现实的生活融为一体。青绿为底的主色调,祥瑞龙马绘成三青宝色,红云托圣,朱红用线勾勒楼阁,起伏的赭土色山峦好似星罗棋布的棋盘,又似涌起的海浪,整幅画作清新明快的色调令人舒爽。

甬道绘有“炽盛光佛”,供奉“炽盛光佛”消灾避祸,因为文殊菩萨统御九执十二宫,二十八宿的职能。此图改为孔雀蓝宝石石色托底以示天宫,天宫九曜星神簇拥,天宫星神飘聚位列其上蔚为壮观。

096窟,为敦煌标志性建筑九层重檐式楼阁,步入其中一尊大佛高大矗立,仰颈向上竟望不到顶,佛高达35.5米,两膝间宽12米,人在其中渺小异常,伸展两臂仅一个脚趾盖的宽度,就此推演可知它的高峨,站立其下确给人摄人心魄的气势和威严感。此佛开凿于初唐,据《莫高窟记》记载:大佛为武周正圣元年695年,由禅师灵隐和居士阴祖所建。此佛是佛国三世“未来佛”即弥勒佛。它右手上扬作施无畏印,意为拔除众生痛苦,左手平伸作兴愿印,意为满足众生愿望。据悉为武则天下诏修建,在崖壁岩体上凿出佛像的大体形状,再用草泥垒塑,用麻泥细塑细雕,最后着色而成。如此巨大工程,不知需要多少工匠?恐怕这些工匠倾力一生都未必能够完成!其背后的成本真是无法计量。这种大体量的艺术创作令人惊讶的不仅仅是劳动量,更是背后持续的创作热情,虔诚的宗教信仰。试想在那样一个工具不发达的年代,每一下的开凿都是靠人力击打才能完成,经年累月的究竟需要历时多久?无从计算,或许是一个人的一生,更或许一生都未必能够完成。仰首观望,总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叩击灵魂。面对莫高窟这座宏大的人类精神史著作我默默敬拜,觉得任何语言在这样的精神艺术面前都显得无力苍白了。它的恢宏壮阔几次令我搁置而无从下笔,立于这些石窟塑造的伟大佛国,这是怎样颤动的双手和燃烧的灵魂,伟大的工程跨越渺渺千年,凝聚了灿烂画卷的他们却消失在了茫茫空间里,他们用一生的能量创作的背后是精神的寥廓,或许还有更多的是悲情。今日粗略观瞻,并没有足够的能力细细研读,492座洞窟的莫高窟体量庞大,千里到来,只容参观8个洞窟,无论怎样都是冰山一角,在每位用生命创造的艺术作品之下我只能用朝圣之心静默修心,深深顶礼膜拜。

同时也不得不说一句遗憾,此次千里迢迢,风尘仆仆满怀激情的到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夙愿——能亲临观看45窟的最美菩萨造像,第57窟的柔美的东方气质的菩萨造像,第112窟那个反弹琵琶漫天花雨,旋转在高台的菩萨,华丽恢宏的《伎乐图》,以及那个昂首神奇的九色鹿……这些石窟造像中的壁画曾伴随我走过近30年的岁月,从大学开始学习这些飞天,菩萨成为艺术学习重要的一部分,直至我走向教学的讲台,这些熟悉的线条与色彩好似梦境,时时伴随我。其实又陌生到从未见过真容,常常面对的临摹版本永远无法与墙面上那富有激情、富有热度、富有感染力的原创相比拟。遗憾的是已经站立在这片土地上仍不能亲见伴随我多年的摹本真容,不带有失落之心,不符合真实本心,可是又不得不久立其下,又不得不遗憾挥别。就像一个熟读著作的人热切盼望见到作者,然而却要眼睁睁地擦肩而过……

莫高窟在旅游旺季每天有2万的参观者,对于石窟的保护压力非常大,洞窟为我们展现了一百年间,壁画由精美的彩色变成氧化后的黑白色,大剂量人流的呼吸造成湿度,以及二氧化碳都是对莫高窟壁画的损害。氧化的速度令人堪忧,所以守护者们告诫参观者如若来敦煌之前没有做好足够的学习准备请不要前来。尽管没有更多的参观机会,我虔诚的放下了遗憾,有一份保护的责任比亲临观瞻本身意义更大。敦煌莫高窟这座信仰石窟,艺术的石窟,人类精神的石窟,思想的石窟集神圣、雄壮、安详、悲情同在,漫漫荒沙戈壁之中的文明,视觉上给人的心理压力总是挥之不去,担心这荒漠夹缝中的文明会有一天从眼前飘荡而去,被流沙覆盖……静默祈祷它能延续久远,这座人类精神的瑰宝。(武晓丽)

作家简介

3.jpg

武晓丽,祖籍山西平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现任教于西安文理学院艺术学院,主要从事国画创作与教学工作。
    现为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书画院理事会理事。在陕西、福建、河南等省及韩国、日本等国举办个展或联展,作品风格多样,别具一格,深受各界人士喜爱。

责编:陈亚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