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院风:王保安

2018-09-26 11:55:1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所谓的“意在笔先”,“意”即自然造化,也包含有画者借助的后天之力。面对万顷丘壑,用有限的材料已无法精准地再现出自然之境。画者须以己“意”去体悟自然之“意”,将自然之景与自我之情合之“意”后,方能呈现出其精神和意趣所在。用王保安老师的话说,这是对自然的攫取能力,也是自己对生活的一种积累和沉淀。

2.jpg

王保安Wang Baoan

1964年生,江苏徐州人

西安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主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陕西省文史馆研究员

陕西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西安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陕西国画院山水画院副院长

敬畏华山

文/王保安

华山系列创作的完成并非偶然,山之奇伟、非常之观非寥寥数笔所能概括。“气”是精神层面上的一种理想寄托,包含有一个人的信念、向往和将要去努力实现的方向。“气”不仅能够体现出山之魂,且能令人深思。古往今来,以华山为主题的创作不胜枚举,但常表现的是一个角度(当然西峰是华山的代表图像),一个图示,强化对形的塑造,而忘己“心”。对于这样一个不断重复却又难以驾驭的题材我也在不断思索,若想准确表达心中之山并非易事,正如元末画家王履所言:“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融入、体悟、再现也是我一贯遵守的艺术创作的法则,当自己对事物有了感受和冲动,表现起来才会有欲望和激情。

宋朝宰相寇准在登华山时曾情不自禁的吟诵出《咏华山》:“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这让我想起了初登华山时的情景,记得在孩童时代随家人夜登华山,虽看不到万丈悬崖,所以也就毫无恐惧之感了。当快爬到北峰时听到喊声:“锁链断了,上不去了。”无奈而返,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颗不灭的欲望种子。寇准的一番感慨不是简单的说华山的高与险,而是对自己的所见所闻进行思考与理解后表达出这里离太阳更近,白云在自己脚下,是一种不一样的认识。

长久以来的写生积累让我又有了去创作与挑战的冲动,这座形式自由、性格坚毅、风雨不动、岿然独存的“神山”给予我精神上的启发。西岳华山无人不知,若想表达并非易事,对于这样一个不断重复却又难以驾驭的题材我也在不断思索,我始终坚信一幅作品即是一个人对外诉说的窗口,具有极强的主观意识。夏日的三伏更是为华山创作增添了不竭的热度,加之内心的狂热创作欲望更是空前。之前的多次徒步上山,路途之中鲜有同行,待到山顶却人头攒动,与之相比较,自己心中却多了几分满足。无数的画家崇尚表现华山西峰的陡峭和险峻,我也在揣摩西峰之上是否还有其它的留恋之处。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多次与华山近距离接触,产生了去表现的冲动。创作时每每都会充斥着一种征服的欲望和表现的冲动,笔墨间的狂热的躁动会留下坚实的笔痕,一副《西岳雄魂》仍无法安抚自己的冲动,系列的想法便应运而生。以华山为主题的创作已经形成其特有的语言符号,所以在这些作品的创作思路上要避险就平,避重就轻,但外刚内柔的本体语言不能丢,在用笔上尽力找出北派山水特有的如花岗岩般坚硬的皴法。

山水画重在意境,这是从“手”到“心”的转化,而这种感觉来自于作品的“气”。人有精气神,一幅作品同样也有,静默的伫立是其特有的状态,行走于面前嗅到这种感觉的观者则会细细去品味,这是一个交流的过程,无须赘述,了然于心。放下画笔,眺望远山,心中似乎还有疑问,但平静与满足充斥于心。这是否是一种信念?或是一种追求?我无法判断,也许这需要再次启程去寻找。

西岳雄魂 局部 2018年

责编:张嘉诚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