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文 西北地区首位“国医大师”

2018-08-22 14:30:19来源:海外网
字号:

1534881662934_1.jpg

他生于陕南岐黄世家,只要一把脉,病人的病情、病因和性格,就能说个八九不离十。悬壶济世七十载,他在中医急症、温病学、疑难病等领域,均取得较高成就,有“中医急症高手”之称。他和蔼、热情、认真,对待病人好像老朋友见面。

按照约定时间,记者来到陕西中医药大学二附院中医科,等候了半小时,张学文还没有来。

不多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两名护士搀着83岁的张学文,缓步走进诊室。“血糖都20多了,还非要出诊看病。”护士小声说。

虽然嘴上嘀咕,护士还是心疼他,在桌上放了一小块面包,“老先生刚打完胰岛素,需要稳定血糖。”

张学文马不停蹄,面对等候的患者,他点头致歉,赶忙穿上白大褂,一一叫号。

整晌过去,桌角的面包,没顾得上看一眼。

扬名凭医术

面对危重症应有担当

生于陕南岐黄世家的张学文,人称“神脉”。只要一把脉,病人的病情、病因和性格,就能说个八九不离十。这“神奇”背后,是七十载杏林耕耘的岁月积淀。

“7岁那年,镇上暴发霍乱。我家门外,有位病人呕吐不止。父亲拿出针,轻扎了患者委中穴。”年幼的张学文躲在一旁,却仍记得父亲所言,“针扎出血,便还有救;若不出血,无力回天。”

不一会儿,血缓缓流了出来。父亲大喜,配以贯仲、藿香等中药,病人不久即愈。7岁的张学文,平生第一次领略到中医的魅力。

几年后,张学文被父亲选中,承袭祖业。白天,他背上中药褡裢,随父出诊,辨识药材;夜间点灯如豆,扎进家藏医书里,“鸡鸣而起,星高而息”。《千金方》《脾胃论》《本草纲目》《医宗金鉴》……众多典籍,他张口即诵、烂熟于心,为从医之路打牢坚实根基。

“中医,不是慢郎中。”曾亲见霍乱的张学文,对此很有信心,“除了治疗慢性病、养生调理,其实很多急症、重症,中医都能治。”

1977年,关中西部一带,暴发出血热疫情。在陕西中医学院工作的张学文,带领30多人的医疗队,走进核心疫区。有天傍晚,当地县医院门前,竟摆放一口棺材。原来,一名村妇误食农药,抢救一天不见好转,医院吩咐家人准备后事。

“绿豆本解毒,带壳不见功。”张学文让人找来绿豆,去壳后配以其他药材熬制成汤,为病人洗胃、鼻饲、灌肠。第二天,一脚踏进鬼门关的村妇,竟奇迹般好转,10天后痊愈出院。

从此,张学文有了“中医急症高手”之称。悬壶济世七十载,他在中医急症、温病学、疑难病等领域,均取得较高成就。据统计,张学文从死神手上抢回的生命数以百计,治愈的疑难病症成千上万。其中,有案可稽、值得整理的病种,多达十二大类、上百种。

“很多急重症患者,都是被西医‘判了死刑’,才找中医碰碰运气。”张学文说,“当前中医治急症比较薄弱,古籍上其实有很多急救方法。面对危症、重症,中医应有担当精神。”

师古,但不泥古。张学文尝试突破传统给药方式,改制成肌肉注射剂、片剂、口服液等剂型。他研制的中药静脉滴注剂“通脉舒络液”,治疗中风急症等患者逾万人,总有效率、治愈率都很高。2009年首届“国医大师”评选中,时年74岁的张学文,成为其中最年轻、也是西北地区首位“国医大师”。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